1930年,毛岸龙秘密入读大同幼儿园,此生仅留下一份影像资料

 服务项目     |      2022-06-22 13:02

1927年4月4日,在武昌医院的妇科病房里,一个男孩呱呱坠地,这是杨开慧为毛泽东生下的第三个儿子毛岸龙,但是遗憾的是在儿子降生的那天,毛泽东却没在妻子身边,当时正好是农讲所开学典礼的日子,毛泽东当然不能缺席如此重要的典礼。

4天以后,毛泽东才来到妻儿身边,毛泽东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妻子,带着深深的歉意说:“你生三个儿子,我都不在身边。”

杨开慧笑笑说:“你在不在我不都要生嘛。”

但是想不到的是,同年的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这就是著名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但是杨开慧却不幸被捕,三个孩子流落上海。最后毛岸龙生死不明。

杨开慧英勇就义

毛岸龙真是生不逢时,他一出生就赶上了一个血雨腥风的年代。蒋介石叛变革命以后,1927年的7月15日,汪精卫也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跟蒋介石一样残杀共产党人。

当时毛泽东一家和保姆陈玉英住在武昌都府堤41号,作为党的重要领导人,毛泽东只能转入地下。

8月7日,毛泽东在汉口参加了著名的“八七会议”,会后他就离开武汉前往长沙领导秋收起义。杨开慧和陈玉英带着三个孩子也离开武汉,来到长沙东乡板仓。

在长沙期间,毛泽东曾经去看望妻儿,但随后就前往安源领导起义,没想到这竟是毛泽东和杨开慧、毛岸龙的最后一次见面。

在板仓,杨开慧一边和陈玉英带三个孩子,一边进行地下工作。1930年红军攻打长沙受挫撤回,反动政府大肆搜捕共产党人。

10月的一天,杨开慧不幸被捕。反动当局把岸英和陈玉英也一同关押起来。而岸青和岸龙只能由他们的外婆杨母照顾。

在狱中,杨开慧坚贞不屈,国民党从她的口中得不到丝毫有价值的信息。11月14日,国民党在长沙城外的识字岭杀害了杨开慧。由于亲戚的保释,岸英和陈玉英才被释放出狱,岸英出狱后跟外婆和两个弟弟团聚。

当时岸青的外公杨昌济已经过世,外婆和陈玉英带着三个孩子住在板仓,生活非常艰难。最重要的是,三个孩子很不安全。

当时毛泽东的二弟毛泽民在上海党中央机关工作,他担心三个孩子的安全,就写信给家里的亲属要他们设法把三个侄子送到上海来。

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和嫂子李崇德接到毛泽民的信后,就让李崇德来到板仓。李崇德准备带着外婆和三个孩子前往上海。

为了安全起见,她给三个孩子分别改了名字,三个孩子分别改名叫杨永福、杨永寿和杨永泰。而且还交代孩子们不要叫杨母外婆,而是叫奶奶,叫李崇德也不叫舅妈,而是叫妈妈。

李崇德带着一家老小于1931年的春节辗转来到上海,很快就和毛泽民取得联系。毛泽民安顿好一家老小,立即向中央机关的周恩来进行汇报。周恩来把三个孩子安排在大同幼稚园。

三兄弟流落上海

大同幼稚园创办人是圣彼得教堂的主持牧师董健吾,他实际上是我党中央特科的干部。他创办这个幼稚园就是为了收容、抚养革命者的子女。

当然为了保密起见,接送孩子的都不是孩子的父母。像李立三、恽代英、澎湃等重要领导人的子女都曾经收养在大同幼稚园。

当然幼稚园的保育员也都是可靠的人,多是革命者的家属,比如李立三和董健吾的家属就是保育员。

岸英兄弟三人是1931年3月入园的。现在能够看到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上面就有岸英三兄弟。

这张照片拍摄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是4月,也就是三兄弟入园一个月的样子,几位保育员带着幼稚园的19个孩子到附近的法国公园游览,游览过程中保育员请照相馆给拍了一张照片。这是毛岸龙留下的唯一的一份影像资料。

但是后来人事发生了很多变动。同年5月,董健吾被派到武汉去执行新的任务,他自然要辞去幼稚园的工作。

同年6月,毛泽民和妻子钱希钧要到苏区去,临行,夫妻二人和外婆一起去幼稚园看三兄弟。当时的安保非常严密,家人不许直接进幼稚园看望孩子,他们是趁孩子们出去游玩的时候才跟孩子们见面的。

岸英是三兄弟中最大的,当时9岁,外婆就问他在幼稚园里的生活情况。岸英对外婆和叔叔婶婶说,他们在幼稚园生活得很好,白天在园里读书,晚上三兄弟睡在一起。孩子们想念爸爸,问叔叔爸爸现在是否在上海。

不久,出了一件大事,就是顾顺章叛变,顾顺章是中央特科的负责人,他掌握着我党太多的秘密。

董健吾回上海的船票都是他给订的,所幸董健吾回上海时换乘了另一艘船,才躲过反动军警的逮捕。但是董健吾回到上海后立即就知道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他只好隐藏起来,而幼稚园的工作他就不能再接手了。

就在形势如此危机的情况下,大同幼稚园又出了一件事,保育员桂荷英突然失踪,不知所终。

保育员知道的秘密太多,如果她向反动当局说出幼稚园里的情况,所有的孩子和工作人员都将面临危险。为了安全起见,当时幼稚园的负责人谭筱影和中央特科的干部欧阳新商议决定解散幼稚园。

园里的孩子有的通知家属来领回,有的直接送回家。

岸英三兄弟没有办法安置,董健吾的妻子,幼稚园的保育员郑兰芳就把他们三兄弟领回了自己的家里。董健吾、郑兰芳跟郑兰芳的母亲住在一起,郑母对照看别人家的孩子颇有怨言,而且岸英兄弟三个都这么小,确实给这个家庭带来不小的负担。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董健吾自己还在提心吊胆地生活,而他家住的地方——松柏斋古玩店又是地下党的联络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顾顺章出卖?

而这个古玩店还靠近法国捕房,一旦被侦知,连撤退都来不及。

当时欧阳新思考再三,就提出把岸英兄弟转到董健吾的前妻黄慧光家里去,黄慧光家有四个小孩,这样更方面隐藏身份,而且黄慧光住的也比较隐蔽,一个妇女带一帮孩子,一般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

1932年8月,岸英兄弟就转到了凤阳路修德里12号黄慧光家,他们仍然用杨永福、杨永寿和杨永康的名字,但是董健吾告诉黄慧光,他们其实是毛泽东的儿子。

黄慧光知道他们是毛泽东的儿子后,非常担心,岸英兄弟虽然改了名字,但是他们说话有很浓的湖南口音,再加上他们是小孩子,黄慧光非常担心他们的身份会暴露,所以就没有安排他们上学。为了安全,黄慧光还多次搬家。

黄慧光带着孩子们曾经在成都路三多里1号楼居住,当时有一位地下党员名叫浦化人经常去黄慧光家看望岸英兄弟,有时还教他们读书。后来黄慧光又搬到牯龄路斯胜里居住,就很少有人去看他们兄弟了。

在黄慧光家,岸英兄弟的生活费是由地下党组织供给的,但是由于当时的斗争环境非常恶劣,后来岸英兄弟的生活费就不能按时送到了。

而黄慧光没有工作,带着四个孩子,靠她的长子打工维持全家的生活,黄慧光不得不靠给人洗衣、扎纸花挣些零钱贴补家用,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岸英兄弟当然会一起受苦。

起初董健吾还给黄慧光送些钱去,后来他失去了牧师的工作,也就没有了经济来源,自然不能接济黄慧光了。为了生存,黄慧光只好让岸英兄弟也帮着干活,他们吃的和穿的都非常差。

关于岸英兄弟在上海的生活情况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岸英和岸青一直在黄慧光家生活到被送到苏联,(见《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落难上海前后》第4页)还有一种说法是岸英三兄弟后来流落到上海街头(见《毛泽东的儿女们》第2页)。

按照第二种说法,岸英带着两个弟弟在上海流浪,白天岸英和岸青靠卖报纸、捡破烂和帮人推车挣钱维持生计,晚上兄弟三人就露宿街头。他们居无定处,在上海街头到处漂泊。

毛岸龙生死成谜

毛岸龙是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杨开慧牺牲那年毛岸龙才只有两岁多。关于他的情况也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他在大同幼稚园的时候,就得了病,最后不治身亡(见《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落难上海前后》第3页)。

另一种说法是,他和两个哥哥后来流落街头,后来他跟两个哥哥失散,从此毛岸龙音讯全无(见《毛泽东的儿女们》第2页)。

关于在幼稚园患病,有这样的说法,说毛岸龙在1931年6月底的一天,突然腹泻发烧,被送到附近的广慈医院治疗,医生诊断结果是紧口痢,由于病情严重,最后不治身亡。

后来毛岸英去上海寻找过弟弟,他从广慈医院的一位女同志口中得知,三弟岸龙已经于1931年6月底的一天患痢疾病亡。

但是,后来邵华去医院查找病历,却没有找到岸龙的病历。

这等于说岸龙还有可能没有病亡,他很可能是后来跟两个哥哥失散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还有可能活在世上。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毛岸龙的情况不可能被更多人知道。中央特科负责保护岸英三兄弟,但是特科的同志又要严格保密,所以即使是他们出现在人们面前,人们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而知情人岸英又在1950年为国捐躯,岸青当时年龄尚小,所以岸龙的情况就更加扑朔迷离。

但是有人知道毛泽东有个三儿子毛岸龙。而岸英和岸青已经回到毛泽东的身边,这个毛岸龙生死未卜,很可能还活在世上。所以有人利用这种情况居然冒充毛岸龙,甚至世面上还出了一本书《毛泽东之子毛岸龙》,这本书漏洞百出,完全是瞎编乱造,但是肯定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李云发声曝真相

关于毛岸龙一时间出现了很多传闻,有一位当年的特科老干部看不下去了,这位老干部名叫李云。2002年的时候,88岁的李云头脑还非常清楚,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李云老人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说明了毛岸龙和两个哥哥的真实情况。

1935年,红军到达陕北以后,身为特科成员的李云接到她的直接领导也是她的丈夫徐强交给的任务,要她寻找两个男孩,一个十三四岁,一个十一二岁,她当时并不知道寻找的是岸英和岸青。因为特科的纪律不允许她知道,当然也不允许她问,她是后来才知道寻找的是岸英和岸青兄弟。

李云在流浪儿最集中的八仙桥菜市场观察流浪儿,当然也穿街走巷寻找,她一直寻找了半年,也没有找到。后来,徐强告诉她,两个孩子找到了,而且徐强还告诉她,那两个孩子是毛泽东的儿子,已经妥善安排。当然徐强并没有告诉李云是谁找到的,这也是特科的纪律。

按照李云掌握的情况,岸龙是在大同幼稚园生病而亡。李云是当时的特科干部,而特科就是负责保护岸英、岸青等革命后代的。李云得到的情报应该是确凿可靠的。

李云

关于是谁让寻找岸英兄弟的,也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毛泽东让寻找的。对于这种说法,李云也澄清说,上级根本就没有下达过寻找岸英兄弟的指示,因为上级的命令都是通过特科的唯一的一台电台下达的,而李云是特科的机要员,她从来也没有收到过中央要求寻找孩子的电报。

那为什么徐强还要求她寻找岸英兄弟呢?李云认为应该是董健吾报告了岸英兄弟出走流浪的情况,特科的极少数领导知道那是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于是要求特科的干部分区寻找两个孩子。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社会上流传着关于毛岸龙的各种传闻,为了澄清事实,中央组织部于1982年专门成立一个调查组,作了长达一年的调查。调查组找到了当年把岸龙送到广慈医院的保育员,确证毛岸龙得了紧口痢而亡。中组部的这次调查跟李云的说法完全吻合,充分说明毛岸龙早已在1931年在广慈医院病亡。

结语:

毛岸龙作为伟大领袖的儿子,跟普通中国人一样,承受了苦难。毛泽东投身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甚至都没有时间和精力过问儿子的事情,就更不要说寻找儿子了。毛岸龙虽然在大同幼稚园受到组织的照顾,但是一个仅仅4岁的孩子,毕竟最需要父母之爱,需要更无微不至的关怀,他的病亡不仅仅是一个意外。当然这么说并不是责怪当时的保育员照顾不周。

毛家为革命牺牲了六条生命,而毛岸龙并没有计算在内,从某种意义上说,毛岸龙也是为中国革命牺牲的。

向伟人致敬,向伟人的家庭致敬!

参考资料:

1、王勃.毛泽东寻子记.党史纵横.2011.10

2、庾莉萍.毛泽东的儿女们.党史天地2008.01

3、刘益涛. 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落难上海前后.党史博览.1995.03